冷冬


文章来自:博悦娱乐  文章热度:°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12

给我挑,第一个把冬天删掉,再删夏天,但是没有冬天和夏天的背景,春天秋天会掉色。冷热没人喜欢,空调大面积控制房间,人借着机器钻入春秋两季的温度,这也就是局部删除。

    是温室效应还是厄尔尼诺做怪?本来我们这地方四季鲜明,近年却变得冷热不调,该冷时不冷,该热时不热,该不冷时冷得直跳,该不热时热得叫唤,温度串上跳下,感温神经调整不过来。失常的境况,忧患意识偏高的人,或许在猜地球是不是要完蛋了。

    大家叫环保,唱低碳,好象这件事可以赶时髦,其实多数空喊,这个时髦赶起来不仅不舒服,而且要自找罪受。数量巨多的人不仅不赶环保的时髦,反而赶高碳的时髦,看看外面,每一条街都被车塞满了,看看里面,所有挂着空调的房间,三十度制冷,十度制热,反正是拿着遥控器按一下的事情。碳就这样被亿万人一起散播到空气中,其实地球有什么可以完蛋的,碳在地上是碳,在空中还是碳,什么也没多,完蛋的是人。

    我们这地方南不南北不北,夏闷热,冬湿寒,装了空调也不舒服,这样说话不够意思,退后十几二十年的,可是连个电风扇都当奢侈品,这样还不舒服,那曾经怎么活过来的。

    相比来说我更怕冬天,曾经的曾经在学校做学生,冷到底的冬天,我们棉衣线衣鼓鼓囊囊,像个气包鱼,教室里没有任何取暖设施,冷起来,寒气的钻透力倍强。人在教室,寒气一分钟一分钟一层一层渗入,从手,从脚,从背,哈出的那点热气只能照顾手,脚在课桌下跺着,脚跺得齐,老师觉得干扰,于是加高一级声调,仿佛也是一种取暖方式。下课铃一响,太阳天,教室里的人转移到操场,跑跑跳跳为身体加热,阴雨天,走廊上挤糯米挤成了堆。

    父亲一辈说六七十年代还要冷,湖里经常结冰,下的雪大,汽车必须上链子。我有湖里结冰的记忆,扶着近水的小树,可以往湖里探出一两步,然后雪下得大了,积起来有膝盖那么深。但是记忆会欺骗人,我在想当年踩到冰上,估计是因为人小体轻,然后一米来高的小人,连下两场雪不到膝盖了吗,雪深十几公分就够。不骗人的是温度,本地方六七十年代,父亲一辈人的记忆,最冷到过零下十度,这个温度还是蛮吓人的,一旦缺衣少食,寒冬如长刑。

    小时候喜欢说,再冷!只能把被子穿在身上了。对付冬天,被窝是我们想象的最后的避护所,冬天怎么冷,被窝里是温暖的,越冷,温暖的享受越强烈,如同三年饥慌里的人抱上手一罐香喷喷的鸡汤。每个清寒的早上,我们无比地贪恋过被窝里的幸福。

    一些一些的冬天都过去了,虽然冷,能有多冷,享福享多了,温暖不够暖,享福享多了,把冬天删完,接着再删什么?


本文来自博悦娱乐,转载请注明出处!本文链接:http://hongshulin001.com/news/D44670JJA1.html
返回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16-2017 博悦娱乐 | 天游体育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